一位音樂製作人的生平

葛萊美獎音樂製作人 Chuck Ainlay 問答集

將一首歌從剛開始的概念發想,細心培育到打入暢銷排行,想必要經歷一番心路歷程。音樂製作人 Chuck Ainlay 在此為我們現身說法,不僅要暢談錄音室的幕後花絮,也要分享他與 Mark Knopfler、Lee Ann Womack、George Strait 及 Taylor Swift 等藝人的合作經驗。繼續閱讀內容,深入了解這位葛萊美獎音樂製作人得主一天的日常生活。

問:激發您成為音樂製作人的原因為何?

Ainlay:我記得當我還是個小男孩的時候,我看著專輯封底的資料,想像著如果能協助創作音樂一定很酷。如果你是 George Martin,並且能說出你製作過披頭四的音樂,你可以想像這是件多棒的事情嗎?

問:音訊工程師的一天通常是怎麼過的?

Ainlay:其實沒有特別的典型規律,這也是我熱愛這份工作的原因。我的工作內容包括跟站滿整個錄音室的樂手共同錄製音樂,直到整首歌曲逐漸成形,有些日子則會充滿現實和技術方面的問題。混音又是另一個會讓您沉浸在音樂中的領域。有時在一整天的混音工作結束後,可能需要花上幾個小時才能返回真實的世界。

問:在您製作的唱片中,您最喜歡哪一張唱片?

Ainlay:我最喜歡的永遠是我最新製作的唱片,目前是 George Strait 的《Cold Beer Conversation》。當然要從中做出取捨很難。有些唱片的銷售成績輝煌,音樂也很棒,有些唱片無人聽聞,音樂卻也同樣出色。當你能夠在錄音室與眾家藝人合作,見證其風采時,都是相當美妙的體驗。

問:有任何實際案例可以說明嗎?

Ainlay:幾年前當我負責製作 Lee Ann Womack 的專輯時,有段往事特別讓我印象深刻。她在樂隊正練習專輯的第一首歌曲時進到錄音室。當她踏入錄音間開始唱歌時,我聽到起雞皮疙瘩,樂隊也感染到她的活力,整個星期都很美妙地度過。那張專輯名稱是《The Way I’m Living》,獲得葛萊美獎最佳鄉村專輯與最佳非古典專輯提名的殊榮。

Q:您能夠看到藝人創作音樂的實際情形,感覺如何?

Ainlay:我絕不會忘記第一次與 Dire Straits 和 Mark Knopfler 合作,從音控室疊錄吉他的情景。我那時心想,Mark 應該是史上最偉大的吉他手之一,而他竟然坐在我身旁彈奏這段獨奏,真是美妙極了!

問:你偏好和名人還是新人合作?

Ainlay:都喜歡。當你獲邀製作成名歌手的專輯時,你知道你已經是知名製作人了,但是我們這份工作的精髓在於尚未發掘的新歌手。我記得我製作 Taylor Swift 的第一張專輯時,她好像才 16 歲。我回家告訴我太太,這個女孩以後會成為巨星。製作這樣的專輯才能讓你有所成就並且更上一層樓。

問:能否為我們描述您第一次獲得葛萊美獎時的心情?

Ainlay:我絕對不會忘記發現自己贏得葛萊美最佳環繞音效專輯獎時的情景。當時我和一群死黨跑去猶他州滑雪。當天晚上,我們到按摩泳池遊玩,然後就接到來自會場朋友的電話,告訴我這個天大的好消息。我因此成為當晚在按摩泳池的矚目焦點。

問:高解析音樂有何特別之處?

Ainlay:透過高解析音質,消費者目前可以在家下載音樂或利用可攜式裝置聆聽,音質就像是在錄音室聆聽一般。缺乏生命力的壓縮 MP3 將被取代!透過高取樣率和位元度,能夠重現錄製時的原音。

音樂與生活:樂迷與音樂發燒客最新消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