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至內容

SONY 音樂人訪談

Marty Friedman

Marty 在 1999-2000 年是美國重金屬樂團 Megadeath 的主奏吉他手。2004 年移居日本,熱愛多種音樂風格,包括日本流行音樂。

重點:簡單的隨身音樂

Marty 於 2004 年移居日本,在音樂界相當活躍。他多才多藝,不僅主持電視節目,也登台演出、寫作,更有自己的唱片公司。這次訪談的主題為高解析音質對音樂產業的衝擊。

訪談:blueprint / 攝影:Yohei Takeuchi

問:你是從美國來的,那第一次用 Walkman® 是什麼時候?

答:我還在十幾歲的時候。那個時代聽音樂通常不是在家就是去演唱會,但我很喜歡扛著我巨大的手提音響到學校聽音樂。所以當我第一次看到 Walkman® 的時候真的很高興。

問:你都聽什麼樣的音樂?

答:通常都是我正在創作的音樂。有時我窩在錄音室太久會變得有點難分辨音樂好壞,這時我就會去公園或神社散步,一邊聽音樂。這樣感覺像是別人做的音樂,就可以有比較自然的感想。

問:妳在創作時好像隨身音樂是必須的。請問妳覺得高解析音樂 Walkman® 如何?

答:跟 MP3 比,他的低頻音比較有旋律性。但對我來說,有個簡單耐用的隨身音樂裝置比較重要,而不是去在意「高規格」或「高音質」。

問:以作曲家的角度來看,你覺得高解析音樂如何?

答:跟母片比起來,確實 CD 和壓縮的音訊檔案音質會衰退,但我從不覺得這是個大問題。也就是說,我都會告訴我自己:「不要忘了一般人的感受。」所以我編曲作業會用好喇叭,但最終調整時還是用便宜的喇叭來聽。

問:如果高解析音樂成為主流,會改變音樂製作過程嗎?

答:智慧型手機很快就會有高解析音質功能。到時候,不只是對製作,而是對整個音樂產業都有益,因為「有錢能使鬼推磨」。要做好音樂需要錢...然後我們想要聽眾在喜歡的音樂上花錢。如果大家都試用這個 Walkman®,可能就會想要有高解析的專輯,這當然就對整體音樂產業和音樂人都是好事。

問:好,最後一個問題。對你來說,音樂是什麼?

答:我大概會說他是我整個生命的成分。如果我被困在沙漠裡,只能帶一樣東西,我會選超大容量的隨身聽。

志倉千代丸

「聽眾真的想要,而且願意買的,是能夠刺激擁有欲的音樂。」

忠實呈現每個音符

高解析音質給您錄音室音質,傳達所有細節。以音樂的熱情結合從訊號到喇叭的所有元件,而數位升頻等先進技術如則協助創造最極致的聆聽體驗。